快看,快看,那些苦恼的贪官儿
来源:黑龙江省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18-06-13 17:35

  有多大的欲望就有多大的痛苦。对于贪官儿来说,这话一点儿没错。    
  掌权的人一旦动了贪念,便坠入了欲望的苦海里。譬如,同样当官儿,眼瞅着班搭班的同僚升了这长那长,他没有;别人住上了豪宅美墅,他没有;别人拥有了风情万种的红颜粉妹儿,他没有;别人为子孙谋下了万贯家财,他没有;别人已经把孩子送到国外境外,他没有……这样比起来,贪婪的他能不痛苦吗?他能不痛恨自己无能吗?所以这个时候,贪官是痛苦的。这种痛苦,便滋生出了极强的占有欲。贪官的这种占有欲,拥有癌症的基因,可以迅速裂变,是他以后所有痛苦的种子。

  所以,当了这长那长、拥有了香车美女、巨款豪宅后,贪官们就不痛苦了吗?错了。还有更多的痛苦在等着他。

  首先,他要时刻面对“朝阳群众”火眼金睛的审视。你想啊,在目前公务员工资标准下,靠工资哪里能够购得香车、拥得美女、住得豪宅、存得巨款?所以,贪官只能靠“搂”,靠“雁过拔毛”,靠出卖权力和良知,靠卖官鬻爵。可这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都是人民群众给的,放在干部手里,是让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如今贪官却用来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为柔情百转的情妇甚至是娼妓们服务,百姓能答应吗?能不告你吗?能不戳你后背吗?在一个地方、一个部门当领导,天天有百姓“惦记”,天天有群众“瞄着”,天天反映你的这问题那问题,你说能不闹心,能不痛苦吗?再说,那万贯家产也是负担呀,想隐瞒?对不起,个人事项不认真填报,大数据时代,你往哪里藏?就像一些贪官那样,拿回老家埋到茅坑里?收了钱不敢花不敢用,有钱还得装成个穷酸样儿,就像发改委能源局的那个低调的贪官魏鹏远?天天挂着个面具生活,想想都替他累得慌。

  其次,贪官还要面对纪检监察机关的监督检查、审查调查。其实,光是百姓们在那里起劲儿地折腾,贪官们凭着那厚厚的脸皮,也许还能应付得了,痛苦是有一些,但还不至于绝望。让他感到绝望的痛苦是纪检监察机关也在“瞄着”他,各种监督手段就像照妖镜,让那些贪蠹无处遁形。一旦进了“留置”程序,想串供、想抹脖?门儿都没有!那种自己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那种好像被剥光了衣服放在火上烧烤的滋味儿,那种抻长了脖子等着别人砍一刀的煎熬,个中滋味,也只有那些已经经历过一个“轮回”的贪官们才能说得清。贪官们这时往往都开始后悔了,其实后悔又何尝不是一种难言的痛苦?

  当然,到了这个份儿上,对贪官来说最最最痛苦的事儿马上也就来了。那就是脑袋瓜子一剃,囚服一穿,押入牢笼。这时候有很多贪官痛苦得恨不得马上就撞死。对贪官来讲,失去了自由、人格、尊严,那才是最难熬的。因为贪官再贪,事发前毕竟是个官儿,很多人常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盛气凌人,颐指气使,威风八面,手下的,谁敢当面对他们说半个不字?不捏死你也得叫你靠边站!可一旦成为阶下囚,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往往把贪官们残存的一点儿尊严击得粉碎!这种心理上的苦楚,往往让贪官们痛不欲生。

  几年前,江苏南通市有个贪官副市长叫潘宝才,向记者讲自己的四个痛苦:一是戴手铐,二是拍犯人档案照,三是必须喊报告,四是与盗窃、强奸犯等关在一起。潘宝才的这四个痛苦,有几分幽默色彩,但更多的却是无尽的苦涩。潘宝才的这四个痛苦,其实只是他诸多痛苦的一小部分,譬如,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自己少不能抚养,老不能送终,痛不痛苦?想想自己贪的那些钱财就这么一夜之间化归零,痛不痛苦?想想未来的漫漫岁月(当然那些判了死刑的贪官或许永远没有了未来),看看眼前的清冷囚房,痛不痛苦……

  所以,官要一旦动了贪念,多种多样的痛苦就会如影随形,稍加放纵,这种痛苦就可能扭曲你那原本健康的心灵,甚至毁灭你的肉体。到那时候你一个人的痛苦可能就会演变成你全家人的痛苦!

  只有灭绝贪念,才能远离痛苦,这是贪官们用自己的政治生命换来的教训。可这教训,有时候就像刀郎唱的那叫什么歌来着,“2002年的第一场雪”,来得往往还是晚了一些!(王延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