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鹤乡苇村一片静谧安祥
——齐齐哈尔市拔除垄断苇塘资源恶势力“保护伞”侧记
来源:黑龙江省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18-11-07 11:02

 

   

在齐齐哈尔市东南30千米处,有一个被称为“中国大湿地,世界鹤家乡”的扎龙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湖泽密布,苇草丛生,是丹顶鹤等水禽鸟类栖息繁衍的天然乐园,也是当地居民的栖息之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安祥静谧的美丽鹤乡,却因一伙恶势力的存在而变得不再安宁。

 

一封举报信 扯出一个恶势力团伙

2017年末,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接到扎龙乡一村民的实名举报。举报人称,自己在运输芦苇过程中,被扎龙村村民刘忠文一伙敲诈勒索,强行收取“信息费”和“保道费”……举报信反映的内容详实,情节恶劣,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重视。铁锋公安分局迅速成立了专案组,经过2个多月的侦查,一举打掉了以刘忠文、杨建辉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

刘忠文,是被当地村民私下里称为“地痞无赖”的人物。此人心狠手黑,横行霸道。2012年初,刘忠文与其弟刘忠全因扎龙村芦苇生意发生争执,兄弟二人各聚集数十人进行械斗,最后,刘忠文把自己的亲兄弟送进了监狱。

为了利益连自己的亲兄弟都敢痛下杀手,而此前因为抢劫入狱的不光彩经历,更是成了刘忠文“扬威立万”的资本,从此刘忠文成了芦苇生意的主宰者,他以开货站为名,垄断了扎龙镇的芦苇资源市场。

扎龙镇的芦苇产地主要集中在扎龙村和哈拉乌苏村两个村子。扎龙村的芦苇属集体所有,每年收获后的所得,分配给当地的105户村民,而哈拉乌苏村的芦苇则分包给10户村民。对于每年的近7000吨的芦苇,既有外地人来和村民们交易,也有村民们自己运出去贩卖。这种公平竞争,自由买卖的交易方式,因刘忠文的介入而被打破,由最初的自由装货运输逐渐形成由刘忠文掌控垄断的局面。

“兄弟,这里的苇子我说了算,我不同意谁也拉不走。必须得装我的,要不然着火了算谁的。”面对外地来的客商,刘忠文放出了狠话。而对于本村村民,刘忠文也一样对待“看好你家的苇子,这玩意沾火就着,要是真的烧着了,几年的辛苦都白费了。”

就是在刘忠文的威胁恐吓下,外地人不敢再来,本地人也只能乖乖的听从他的摆布。

刘忠文的规矩很简单,所有货主和司机装货必须都得向其汇报,上哪装,怎么装,都由刘忠文说了算,至于车辆调配,也都由刘忠文一手操纵,而货主们则必须按每辆车200元的价格向刘忠文交付“信息费”。

然而,交“信息费”还仅仅是这伙人盘剥百姓的开始,接下来他们还要向刘忠文交纳“领道费”和“保道费”。

“不管你认不认路,他们都要带你走,一辆车的‘领道费’是200元,这只是冬天走冰面的钱。至于‘保道费’就得8001000元,甚至最高得2000元,是上高速的或者出城的钱。”面对办案人员,货主们吐出了苦水,“不交钱,装上货也拉不出去,就得交。原来一车苇子除了给苇农的,还能挣个3000多,现在让他们一弄,我也剩不下啥了”。

面对侦查人员的讯问,刘忠文如实坦白,“原来只收‘信息费’和‘领道费’,领上道了就不管了。后来,一个叫杨建辉的人找到我,让我提供拉货信息,答应每辆车再给我100块钱,我就和他联手干了。听说他有关系,能摆平收费站的人。”

 

蛇鼠成一窝  密织恶势力关系网

因为此案涉及到公职人员,铁锋公安分局将相关线索及时移交给铁锋区监委。“对于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必须坚决打击,毫不留情。对恶势力的“保护伞”就要坚决打掉,严厉查处!”在听了铁锋区监委主要领导的汇报后,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姜在成严肃的说。

杨建辉本是铁锋区无业人员,从2011年开始,通过向货运司机收取好处费,再向收费站人员行贿的手段,为经过齐齐哈尔市各高速公路收费站的超载超限货车“保道”。时间一长,“小辉”的大名便在司机之间口口相传,并逐渐形成了品牌效应。“有事找小辉,找小辉就好使……”一位远在外地的长途货车司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杨建辉是铁锋区人,他的“大名”在跑线大货车司机那里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杨建辉简直就是能为超限超载车辆“平事”的“通行证””,铁锋区监委办案人员说。在调查杨建辉时,办案人员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仅存有大货车司机的电话号码就多达4000多个。

杨建辉在朋友处听闻刘忠文在扎龙村芦苇生意上“好使”,遂主动找上门来寻求合作。刘杨二人一拍即合,从此开始了联手敲诈勒索货主和大货车司机的恶劣行径。

每次发货前,刘忠文都会将其掌握的装车数量和相关信息通知给杨建辉,而杨建辉就会根据装载情况收取每辆运苇车800-2000元不等的“保道费”。

芦苇属软体货物,运输时大多存在超高、超宽等超限现象,如果司机听话交钱,便可一路顺畅;如果拒不交纳“保道费”,杨建辉便会通过向收费站打招呼、向路政部门举报等方式,迫使货运司机因车辆无法出城而就范。

为使这些车辆顺利通关,杨建辉事先将交纳“保道费”的车辆统一到规定地点,然后将货车数量、车牌号码及驶入时间通过微信告知高速管理站相关工作人员,接到杨建辉的信息后,收费站便会予以放行;对于那些不走高速公路的车辆,则由杨建辉事先向路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打好招呼,由团伙人员孙长江带车领路,确保沿途无碍。

刘忠文收取“信息费”,再由杨建辉收取“保道费”,而后向“保护伞”行贿,由此,压榨运苇大货车司机的利益链条就此形成。

 

伞破人心快 相关人员受查处

自认为在齐齐哈尔各收费站“走平道”的杨建辉,没想到在连续几次大庆高速公路管理处齐齐哈尔收费站受挫,并且每次拦截自己“保道”大货车的人都是一个叫王吉云的治安员,这令杨建辉很是不爽。

为了打通王吉云这条道儿,201611月,杨建辉通过朋友介绍搭上了王吉云这条线。杨建辉向王吉云提出,想在收费站通过一些超限“苇包车”(拉芦苇的大货车)。王吉云答应帮忙,但得按“规矩”办“一车300400”。

有了这次沟通,从此杨建辉在联通大道一路畅通。从201712月6日到2018122日,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王吉云便违法放行杨建辉打过招呼的“苇子车”和“零担车”几十辆,而杨建辉也如约用微信分15次向王吉云转账1.23万元。

如果说杨建辉“拿下”王吉云用的是金钱开道,那他攻下吴琼这个堡垒则靠的是邻里情。20178月,杨建辉找到自己的邻居—齐齐哈尔高速公路管理处泰来收费站副站长吴琼,请吴琼在其提供车牌号的超限、超载大货车通过该收费站时予以放行。

吴琼和杨建辉平时关系处的就不错,对于杨建辉的请托,吴琼毫无原则的允诺帮忙。自20178月至20181月,吴琼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法放行杨建辉打招呼的超限超载大货车200余辆。虽然当初吴琼表示只是帮忙,不需要给钱,但杨建辉还是很懂“规矩”的通过微信给吴琼转4.76万元表示感谢。

既然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用钱去解决好了。信奉“就没有钱办不到的事”的杨建辉,除向王吉云、吴琼二人行贿外,通过向大庆高速公路管理处齐齐哈尔收费站其他7名合同制职工行贿,为自己“保道”的大货车打通了出城的通道。

“一举打掉刘忠文、杨建辉恶势力团伙,拔掉吴琼、王吉云等9人为恶势力充当的‘保护伞’。此外,还向大庆市林甸县交警大队辅警李国峰涉嫌受贿罪线索移交林甸县监委,还扎龙苇民一片静土蓝天”。铁锋区监委主任胡广民说。

日前,吴琼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王吉云等8人均被解除劳动合同。上述人员涉嫌犯罪问题已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感谢纪检委,感谢公安局,终于搬掉了压在我们心底多年的一块大石头。”这是扎龙村某村民发自内心的赞叹,也代表了广大村民的心声。从此,扎龙自然保护区,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与祥和……